魔域私服

您的位置:魔域私服 > 冥国圣女 > 正文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5-11-02

 

想起了祥善又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孩子,呵呵。牌桌上的浮现证实了想法是对的他人输了时候不肯给钱说欠着欠着,只有他一个人乖乖的掏钱,嘴角微翘一副老实可爱的模样。后来他就成了兄弟,成了知已,也就因为那一个眼神。自称艾怜,自艾自怜。这样向我介绍。 2001年的秋天我结识了后来的兄弟兼灰颜知已凌宇,一个曾经一次又一次陪我哭泣的人。秋天是北京最美丽的季节,黄昏是秋天最迷人的时刻。午后的斜阳把北京街道两旁白杨树的影子拉得很长,晚风吹拂着悲凉的心。当我看见他时候,凌宇就一人静静的躺地街道旁边的长条椅上,两手伸开,仰望着北京并不怎么蔚蓝的天空,天空有飞鸟飞过,却没有痕迹。脸上布满秋天的色彩,叼着一根廉价的香烟,就那么躺着,看稀稀拉拉的过客和一辆又一辆没完没了公交车。整个人一副落拓不羁的样子,凌宇向我打招呼,也就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心里没有一点隔阂,虽然我才认识了一天。 并不是一个怎么爱烟味的人,但我对凌宇此刻这种吸烟的状态和姿态抱有一种欣赏的目光,很大程度上是对一个还算陌生人的坦诚和信任。凌宇摁灭最后一根烟头,弹指一挥,烟头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果皮箱里。人就像一根烟头,即使燃尽了一生的辉煌,也逃脱不了被抛弃的命运。凌宇长叹一口气,吐出这名沧桑的话语,然后继续仰着头,望着天。知道凌宇是想抑制自己的泪水不掉下来,看见他说话的时候已经热泪盈眶。不知道我这次走进大学是不是一个错误。两年前我考上一般本科没上,一年后考上重点本科却被医院诊断为大三阳没有资格上,现在上了一般本科,弟弟却因为为交不起学费而过早的踏入了社会半个月以前就已经来到这所大学,那段日子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空荡荡的校园游荡,经常一个人坐在这条长椅上,用劣质的香烟麻醉自己,数一辆又一辆匆匆而过的大巴,直到大滴大滴的眼泪流到心里 一个喜欢在他人的故事里旅行的人,一个耐心而真诚的倾听者,但我却不是一个很好的劝慰者。凌宇的倾诉震动了伤感的心,可以陪他一起哭泣,可我却说不出一句安慰他话语。多年以后我和凌宇一起回忆这个场景时,后悔不已,但凌宇却笑得像个孩子似的说,一定听过这个故事,一只野兽遭到袭击,受了重伤,一个人躲在洞里舔自己的伤口并不伤心,而当它亲朋好友嘘寒问暖时,眼泪就哗哗的流下来。那个时候你陪在身边连结缄默沉静其实是医治我心灵创伤的最好的方法,至少那一刻我不会感到孤独。如果你劝慰我会更加难过,几乎不在他人面前流泪,只在面前流过泪。如果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面前流泪,那么那个人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事实上从那一刻起我就把你当做我兄弟了相信我直觉,一个非常真实的人。 2001年的秋天我认识的新朋友还有never.never英文名也是网名,这个名字给我最初的印象是一无所有或者永远不,永远得不到什么的意思,但事实上他宿舍第一个拥有四大件的阔佬。手机、CD机、电脑、女朋友一样不缺。never胖胖的脸上永远挂着一幅极具亲和力的笑容,似乎向来不知道什么叫忧虑。never远在海南的天涯海角,和他父母花了几个小时就飞到北京。Never告诉我下飞机说的第一名话就是北京怎么还没有我三亚漂亮。never一家人泛起我宿舍的时候引起过一阵小小的骚动,爸妈都带着墨镜,休息的时候也不曾见他取下来,以至于走的时候我还不知道never父母长得是什么样子,或许高贵的人向来不曾把自己的脸面轻易示人。后来never向我解释,那里每个人都有戴墨镜的习惯,因为阳光太强烈。问他为什么不戴,诡秘的一笑,这个就好比你湖南人都爱吃辣椒但你却不爱吃一样。觉得戴眼镜是一种负担,个爱动的人,总感觉要掉下来似的认为我近视吗?肯定不会,其实我近视度数高得吓人,八百,只是戴了隐形眼镜。 never刚到大学的那一阵子,对大学的生活有点不知所措,做什么事都要我陪着他坦言告诉我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家里过惯了娇生惯养的生活,所以对大学这种独立自主的生活不能很快适应,尤其是这几天,吃不下饭,总是想家,恨不得马上回去不上大学了然后他又问我想家吗?那一刻我又怔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应该像对祥善那样对他说我没家,这一次我没有说,连结缄默沉静,为什么要别人分享我痛苦呢?可是当never把我一个人遗留在阳台上的时候,泪水又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不知道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泪水,经常想,假如有一天我没有眼泪了那么这一天也应该是西湖水干雷锋塔倒的日子。 2001年的秋天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冰其、鸿影、真水无香等等。不寂寞,却很难过,不荒芜,却很孤独,每当黑夜来临的时候将会是一天最难过的时候,虽然很多时候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难过,但我知道那种难过是那么的真实。生活没有白日,白日我把它当做黑夜来过,更何况是黑夜呢?黑夜里,一个忧伤的孩子,徘徊在无边无际的沙漠里,找不到方向了然后就哭了经常想让自己长大,心里给自己打气,不要哭,不要哭啊,一切会好起来的可是做不到做不到每当午夜的钟声响起的时候,眼睛噙满了泪水,然后慢慢的入眠,黑夜给了黑色的眼睛,却无法用它来寻找光明。

每当运动进行曲这首振奋人心的曲子无意间飘进我耳朵时, 军训如期而至。 可怕的军训如期而至。

<<上一篇  那个女生就是白日那个女同学  >>

<<下一篇  被这一把尖刀似的队伍杀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