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

您的位置:魔域私服 > 地狱邪蝠 > 正文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6-02-24

 

很长挡住了他的脸,可是他的身形孤单忧郁的像个诗人。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淌下来,还有,泪水,在哭。他抽搐着,像只受伤的羔羊 。一瞬间我想到了青蛙诗人,是他?怎么可能? 晚上依然读他的诗,凝重而忧伤。就像品一杯酒,越来越有滋味,带来的确是更多的眼泪。我该怎么办? 又睡不着了。那个男生的身影,那些诗,不断交替。我爬起来,理了头发,然后听见低低的啜泣声,转过头,小缘捧着那本诗歌在梦里哭着。 2007年1月4号 星期四 天气阴 今天我又捡到了信,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拿回宿舍给小缘她们看,当然哭得又稀里哗啦了。我怎么变得越来越花痴了?哎,都是被这些诗害的 ,为什么偏偏要我捡到呢?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肚子突然疼了,请了假回宿舍,吃了药睡觉。可是为什么我又睡不着呢?难道是因为他吗? 晚上依然做那件必须的事,当然是看诗歌了。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怎么这么想了解他啊。 2007年1月9号 星期二 天气雨 下雨了,考试了,郁闷了。今天的语文试卷好难啊,考得什么啊,出卷老师好变态啊,不折磨我们不舒服吗?(痛苦中) 吃饭的时候我见到他了。他?你要问我是谁?不就是那个青蛙诗人嘛。打饭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我和小缘回头,然后嘴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鸡蛋了,那个雨中的怪人。长得也不咋滴。为什么要留这么长的头发遮住眼睛呢。他的眼睛一定很忧郁!可恶,把头发给本小姐剪了。可恶,竟然看都不看我们,好歹我们是大美女啊,难道他没看见别人眼珠子都掉到碗里了。既然我认识了你,哼哼,你死定了。可是,唉。。。

<<上一篇  [地狱邪蝠]  >>

<<下一篇  第一个穿好了衣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