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您的位置:GRE代考 > 地狱邪蝠 > 正文

文章作者:GRE代考   文章来源:GRE代考   更新时间:16-02-21

 

变得死一样的寂静。 看着那群人暗然的表情,不由得有一丝冷笑,那个人竟然能让他或者说是害怕成这样,这不可笑吗?转过头,视线不由得漂向窗外。只是楼下不远处一个身影骤然泛起在视线里,似乎步伐有些急促。心里隐隐有一丝反感,一丝厌恶,更多的那一股无名的愤怒。 冷冷地看着那个身影走向教学楼,眼里尽是那样的不屑一顾,对于那个“始作俑者”似乎不原多放一丝感情,只是冷冷地看着。 回头试老朱几个好收敛了也在瞬间会意,各自安份地坐在自己的北美托福答案位置上。随意的拿起一本书,翻开来平放在桌子上,样子还是得装,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我选修的课程。那是一种掩饰,只是为了让我那个人面前得以喘息。 不过多时,随着楼梯口的一阵脚步声,一个伟岸的中年人已经拾步走进了教室里。因为我教室就在楼梯口,而教室那份死灰的寂静,所以那阵脚步声显得异常的清晰。 中年人看似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身高大概在176左右,不算高大,可是身体宽厚,四肢甚是健壮,并不是那样肌肉型的威武,只是隐隐有一丝威严。一张圆脸,轮廓在那稍稍显胖的脸上显得并不分明,刚毅的健眉,一头短头,上身是白颜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裤,脚下一双亮黑的皮鞋,鼻梁上的那一付眼镜的陪衬下有一种儒雅的气质。 郑谦君,三年八班的班主任(也就是所在班级)儒雅的外表,文静而秀气的名字,给人的第一印象甚好。可是却给我上了高中生活的第一课,无懈可击的一课,很深刻深入骨髓。这一课的名字叫做“人不可貌像”又或者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很明显“道貌岸然”斯文败类”这此词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对于这一点我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就看得透彻,不得不替自己的这份觉悟感到些许的自豪和得意。可是这份自豪和得意却显那样的无力,随着那份叹息而变得漠落。

脚下皮鞋的声音是那样的尖利,来回的教室里走着,对于我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心在那阵皮鞋声中上下揪动。只有故作镇定的那“看书”来掩饰心中的那份不安。

<<上一篇  第一个穿好了衣裤  >>

<<下一篇  就全当是好话凑合着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