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您的位置:GRE代考 > 地狱邪蝠 > 正文

文章作者:GRE代考   文章来源:GRE代考   更新时间:15-11-16

 

业就要我去他为我联系好的一定出版社工作。太无理了太武断了太不注重我感受和尊言了受够了不能总是为他而活,也要为我自己而活。反正我已经想好了无论他如何反对我都要去。去西藏的目的很简单,说的难听一点,就是逃避现实。北京、天津的压力太大,受不了不想拼死拼活的去找工作,也不想家人一切都为我放置,想轻轻松松的工作,稳稳当当的生活。早就说过,一个简单的人,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简单生活就是要的幸福。 可是认为西藏就没有一点压力了吗? 和北京、天津比起来,西藏的那点压力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呢? 帮我去问问系里西藏人民出版社到底要多少个人,除了和祥善,可不可以再加我一个。 好吧,明天我就去问。 虽然艾怜经常喜欢和我开玩笑,但这次绝对是真的 第二天我就去问系里的党委书记。显出很惊讶的表情,摘下他黑框眼镜擦了擦,大发了一通感慨,现在学生越来越搞不懂了前几年一个都不去,今年像赶集似的争着去啊。看了看我说,不是都是这个楷模所起的作用啊?这是西藏人民出版社的资料,好几年没招到人了三五个肯定没问题。 回来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艾怜,艾怜的脸上又绽开了桃花,抱了一下,说要请我吃“水煮鱼”水煮鱼”这最热闹的饭店,人气唯一可以与麦当劳相媲美的饭店。艾怜高兴的时候常请我去吃“水煮鱼”每次去都点两个菜,一个是木须肉,一个是鱼香肉丝,再加两碗米饭,合起来不过二十块钱,既经济又实惠。好在和艾怜都不喝酒,这里的酒水特贵,普通的青岛啤酒要12块钱一瓶,吓死人。只是唯一的缺憾就是每次去都要等上半个小时才有座位,没办法,饭店也改变不了这一点。每次去的时候,艾怜总是念叨,要是哪一天水煮鱼不消等进去就可以吃那该多好。说,那时候估计水煮鱼要破产了 晚上艾怜打电话给父母,还没说上两句,艾怜的态度就开始生硬。接着,电话里就跟父母吵了起来,遵照艾怜的口气和言语,接电话的应该是艾怜的母亲。艾怜说,母亲太弱爱他什么事都不放心。艾怜在电话里怒气冲冲的说,再逼我就跳楼!说完就把电话“啪”挂了还是第一次见艾怜发这么大的火,额头上直冒汗,脸涨得通红,眼睛鼓鼓的宿舍里心慌意乱的转着圈。给艾怜倒了一杯水,叫他别急,慢慢来,先给家里人一段时间考虑考虑,这么突然,也一时接受不了啊。后来艾怜的母亲又打过来,艾怜不接,但艾怜的母亲很有耐心,一直打,电话铃一直响,弄得艾怜心烦意躁,把电话拿起又挂了然后把话筒放在一边,这样艾怜的母亲就打不进来了可是不久艾怜的手机又响了艾怜看是家里的电话就直接摁掉了然后关了机。 艾怜去西藏最大的阻力来自于父母,而对我来说去西藏没有任何一点阻力来自家庭。从小就没有了母亲,父亲在眼里只是一个名份而已,不想也没资格管我最大的阻力来自兄弟和朋友,其实这算不上阻力。兄弟们都不想我去西藏,理由各有千秋。有的说舍不得我有的说西藏那么遥远去了不好联系,有的说毕业了想要和我合作一起守业等等,面对兄弟朋友所有这些好心好意的劝说,都一笑了之。这个时候,只有相信昕雯的话,已经决定做某件事情之后不要再征询任何人的建议,究竟结果是去西藏,而不是他人去西藏。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阻力了那么祥善呢? 问祥善,父母允许你去西藏吗? 祥善说,父母说一切都由我做主,只要能找到一件自己满意的工作就行了 那就好。 可是总是觉得自己最终也去不了 为什么? 不知道。这仅仅是感觉而已。 怎么会呢?别想多了祥善,对了最想去西藏哪个地方? 纳木错。听说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湖,躺在西藏母亲的怀抱里,宁静得像个天使。家乡稻城也有很多美丽的湖泊,但都很小很小一个,像珍珠一样散落在大地上,叫它海子。所以我想去纳木错看看,看看与我家乡的海子比起来到底有什么不同。 无香说我眼睛很安静,让她感到很平和平静很舒适。

<<上一篇  怎么忍心让一位大美女去学什么计算机  >>

<<下一篇  缄默沉静的人善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