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您的位置:GRE代考 > 地狱邪蝠 > 正文

文章作者:GRE代考   文章来源:GRE代考   更新时间:15-11-16

 

上了北上的列车,去的那个地方叫北京。北京,那个被家中的父老乡亲整天念叨着一直说好却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的乡村,那个曾经在儿时的梦里无数次出现的乡村,那个有着全国人民都崇敬的天安门全世界的人们都仰慕的长城的乡村,一天一夜之后,青春将与它结缘。 眼中是慌乱的人群耳边是漕嘈杂的脚步,只有我一个人安静的靠在硬座上看着窗外一只只挥舞的手和一张张悲伤的脸。这是个告别的年代,可我却没有告别。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一个人过,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忧伤到死。可是还是看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从车头跑到车尾,那头如黑瀑一般的长发飞舞在湿润的空中,使我想起了湖边被风吹拂的绿柳。看清了那是喜欢了六年的蓉。不敢说蓉爱我虽然我感觉到爱我一直以为我没有资格说他人爱自己的那是他人的权利。蓉用焦渴的目光慌乱的搜寻着每一扇窗户背后的侧脸,可是却始终不见我回眸。其实我可以很轻易的打开窗户向蓉挥挥手,可我却没有,蓉太痴情,太绝情,留下的只有属于我无奈和属于她绝望。天空下起了雨,像蓉无声的哭泣,感觉到脸上流着清澈的水。 思绪像火车一样飞驰,珍珠般的雨点像透明的心,击打着坚硬的玻璃留下撕裂的伤痕,耳边的声音在唱,寂寞的人啊,热闹的风啊!美丽的往事让它尘封!那一瞬间我热泪盈眶,卸下我伪装的坚强在心里哭了个痛快。 蓉,不是不愿意,而是逼不得已。这辈子注定我两个有缘无份,心中背负着太多的十字架,不愿意你跟我一起蒙受。请你把我当做你人生路上的一道影,不要再将它回忆。 三年后的今天我对我今天的绝情悔恨交加,绝然想不到今天竟然是蓉的生死分袂。三年后的今天,蓉用锋利的刀片割破了细嫩的血管,血流一地,滴成一朵鲜血玫瑰。蓉在电话那头对我说的最后一名话是终于可以解脱了蓉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听到电话机哐然落地的声音,仿佛看见蓉苍白的笑脸绽放成一朵天山需莲,然后消失在天边最后一抹晚霞之中,那是蓉最后的光辉。 终于抵抗不了瞌睡对我没完没了侵袭,趴在窄小的桌子上很快的进入了混沌世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万家灯火,窗外的世界一片繁华,闪烁的灯光摇曳着这个城市的纸醉金迷。可我内心一片荒芜,尖利的疼痛划破我心空。车厢里面的人笑的笑,闹的闹,已剩下我一个人在咀嚼寂寞的滋味。打开窗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顺便清醒一下自己的头脑,然后就听到一个温柔略带沙哑的声音对我说,窗户别开大了晚上容易着凉。一个害羞的孩子,当我目光碰到目光我脸就开始不知所措的发热。一个容易感动的孩子,听了话我眼睛就开始情不自禁的湿润。一个任性的孩子,可我却轻轻的把窗户关上。侧过脸给了一个打量他机会。不是那种让人看了一眼还想看第二眼的英俊男孩,但绝对是那种看一眼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人,有一双绝对纯粹的眼睛,那晶亮的眸子像秋天的湖泊一样清澈和安静。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尽管自己的内心已经走遍了千山万水,但我却发现我前面的这个男孩比我更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喜欢孩子,喜欢缄默沉静的人,孩子天真,缄默沉静的人善良。 经常对自己说,如果我这辈子注定要孤单,会选择在路上漂泊一生。那么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陌生的地方邂逅喜欢的陌生人,可以是朋友、兄弟甚至知已,但不能是恋人,因为我向来不曾相信过爱情,只需要陪伴。然后和自己喜欢的陌生人握手,拥抱,一起看繁华世界人间凄凉,然后告别,然后期待下一次惊喜的重逢。 当火车经过长江的时候,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站了起来,用温热的目光触摸我青春的年华里第一次遇见的如此浩荡的江水,然后我就被一股无边无际的忧伤包裹。 那个纯洁的男孩也站了起来,不知道他自言自语还是对我说,这就是长江吗? 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一个喜欢把简单复杂化把复杂简单化的人,所以我连结缄默沉静。 一个喜欢坐火车的人。

<<上一篇  先给家里人一段时间考虑考虑  >>

<<下一篇  宁愿去教室趴着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