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

您的位置:魔域私服 > 亡念巫灵 > 正文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7-03-15

 

人为什么会陷溺于游戏,暂时不明白,但是明显感受得到对游戏给予他依赖性之强。 带着他游戏中学一个个该学的技能,爆了一个在杀BOSS时候偷袭他红名,然后逐步教他熟练地使用各种外挂,就像个每每得到糖块的孩童一样乐此不彼。 转眼两个小时已经过去,旁边那人玩游戏可谓全神贯注了而我却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了这时候,憨丫过来了 憨丫真的很漂亮,真的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乍一看来,说实话我对憨丫挺拔的胸部倒真是有些垂涎的用精神力重重扇了自己一巴掌,听到憨丫喊:稣哥。 其实…这个“稣哥”就是 为什么憨丫叫我稣哥”呢?大桥下面我第一次见面,当时她叫什么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我就一直称她憨丫”然后她就问我叫什么。当时年幼无知,老感觉在一个憨丫头自己面前应该光芒万丈怎样怎样。多年受我曾祖母的思想熏陶,于是就说我耶稣”哥哥,开始的时候憨丫是喊我耶稣哥哥”但是后来我说你个笨蛋哪有人名字是四个字的于是就喊我稣哥” 憨丫在旁边弯下腰说:下班啦! 目光仓皇地掠过憨丫的胸部,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悲伤的感觉。 哦,怎么十二点才下班? 三个人一天的班呀!稣哥,脚怎么包那么厚呢? 左脚怕凉,所以要穿得厚一点。 哦,刚才你为什么说自己是残疾啊? 哪那么多的问题要问,要是不说话就没有人会知道你笨蛋了 啊?呃…那… 憨丫默默地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忍着忍着没有点开“色即是空”找了一部喜剧看。 身旁的那个人似乎要去WC起身离开了没有多想,不一会他就回来了把装着饮料的袋子递过来,左手挟着一颗烟,憨丫如同一只白兔般弹起来,让他过去,拍了拍我肩膀,呼出了一大团烟。 真的感觉到震撼,离开电脑屏幕后表现出来的气度简直让我想到陈安之,可是为什么他又会那么陷溺于一款网络游戏呢? 不客气地拧开饮料瓶,灌了起来,憨丫手里握着一瓶葡萄汁,怯生生地说:稣哥,给我讲明白一个东西么? 虽然我不知道憨丫会问我什么,但是感觉她一定是认为我很了不起所以才会问,看着她羞得通红的脸,不由地点了点头:说吧!也许小时候我做的很多事情已经让她完全地接受了自己很笨…而且我还是头号聪明人,想到这些,鼻子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 知道什么是狐臭吗? 差点趴到键盘上,怎么会问这个?不过说不清楚的感觉让我缓下了脸:问这个干什么? 小美她都说阿祖有狐臭,问她都笑让我自己问阿祖,问阿祖,阿祖却骂了 那个阿祖他身上臭,特别臭的臭。 特别臭就是狐臭吗?说到这里,憨丫的脸明显地红了一下。 肯定比屁臭!猜憨丫想接着这么问但是没好意思。 怎么比…还臭呢… 大葱里面的葱水你知道吧? 嗯嘤… 大葱烂了后葱水的味道就差不多!狐臭就是好几个那种味道那么臭! 憨丫轻晃着身子,玩弄衣角。 不再故作神秘的样子了开始和憨丫聊起了各自的情况。原来那后来有一个好心的老太太—憨丫称“奶奶”人收留了然后老人的儿子与人合资开网吧,正好见她天天没事,就让她和几个一块看柜台了一段时间下来,也能给换换机子什么的 最后我留了手机号,加上QQ憨丫也要回去了憨丫离开的时候在手心划了一个小小的圆形,那是小时候约好去大桥底碰头的暗号,憨丫带着甜甜的笑容离开了也很开心却带着几分小小的骄傲。 身边的那个人说他自己姓黄,被女人甩了然后感觉生命开始不充实了于是决定用游戏麻痹自己,说自己现在个堕落的人,看得出来,享受堕落。

<<上一篇  显示也没什么异常  >>

<<下一篇  手从面前掏到脑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