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

您的位置:魔域私服 > 亡念巫灵 > 正文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3-04-11

 


不明白若璟的多变。为了被关禁闭,不明白。为了宁愿放弃王位之争,而转头,就不要了

让四爷费力的赶我走。就这么低贱吗?这样惹四爷烦。

知道—心意。看着我眼中有痛意。

不肯累我与你苦这十年,知道你心意。可我心意,真的知道吗?十年幽禁,除了陪你共渡,拿什么赔你拿什么报答你所作所为?

因为知道所以才痛,看着他心一点点碎裂成粉末。才恨自己为什么不能陪你十年,个低贱的女人不值得你为我放弃一切,不明白我始终是要离开的离开所有人—

吩咐常公公等在院外,若璟闻言身子一晃。屋里只剩她二人。

朝着我一步步走来,站起身。声音轻而有力“伊晗,知你定不会负你原以为你想要的权利,当你给我那一耳光,明白,要的终究不是能给的起的要的那份真真切切的爱。像父皇求了父皇或许是真的爱你不要一切的求你以为我会成功,可我错了或许你身上背负的远比我想象的要多,开朗却小心翼翼的求生存,明白,要的给不了这深宫里的女人,若璟给不起的从前我母妃也是如此。

呆呆的望着他若璟,浑身没有了半丝气力。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我何求,小肚鸡肠了

清亮的双瞳透着玄奕的色彩,微微一笑。从未见过的动人。

答应我不要来看我因为我会去找你还等着你带我一起逍遥。

或者一出宫就尸骨无存、因为我也不知道会被遣送到哪里。

重重的点头。

竟落了雪。还不到时节。

不知道这地狱一般的鬼地方能把眼前这位娇贵的爷折磨成什么样子,西巷道的冷冬一定很难捱过。不知下次再见又是何时,不知再见时他否还能像现在这般神采奕奕含笑而望。

有暖手炉子。烧火不要放太多柴,冬衣在最下面的箱子里。烧水时水不要太满,会沸出来。

隔着栅栏,已站在院外。从前并未觉得它有多高多牢固,今日才知道它隔开的人生。

生怕忘了哪一点。一句句嘱咐。

平日里看着生气,好了好了爷耳朵可要听出茧子了还是那一脸无谓。今日看着心却酸了

会等你等你快意逍遥的那一刻来找我诺言不要忘记。微笑着看着他

前尘往事在心头翻滚,亦含笑点头。强忍着泪向他行了个礼,转身而去。

只觉得身后太多的不舍,手刚触上马车。怎样也抬不起脚上车。

回身跑至那扇隔离人世的栅栏,猛然松了手。伸手拉上若璟落雪的袍子,眼泪终究滚滚而落。

伸手把我手紧紧地攥在手心,僵了一下。低声道:要小心,要活着。要小心父皇。

两人默默凝视着彼此,点点头。常公公在身后叫道:娘娘!时间到

只是微一颔首,向若璟一笑。转身快跑着而回。

挑起后帘,蜷缩着身子抱头静坐了半晌。探出脑袋向后看去,一人立在空茫茫的栅栏的那面,身影已经模糊,悲凉和孤寂即便隔了这么远,依旧压得人心口痛。

几个月下来的朝夕相处,突然间明白。患难与共,说说笑笑,不过一场离别前的镜花水月。若璟,用他最擅长的方式同我告别,用他金色前尘换的性命,而这一别,究竟是十年,还是一生,不知道。正如不知道自己一身萧索如何在寒冷的深宫中坚韧的存活一般,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愿想能否成真。真的能活着走出那高高的宫墙快意逍遥于江湖之上吗?

只握住了落雪,伸出手想挽留那个身影。再无其他

那一身明黄的高贵仍倚坐在暖台之上。

穿的一身的素衣,已换掉厚厚的貂皮袍子。高高盘起发髻,跪在暖台之下,茶香缭绕指间,端举着茶托高过头顶,皇上找臣妾!

来了过来坐!皇上埋在一叠皱折里没有抬头看她只是语气听出来有几分疲惫。

递给他茶水,轻身的坐在身边。依旧没有抬头,只淡淡的说“丫头的茶水越发的好了朕叫你给惯坏了

叫长公公去我那里拿一杯就是或者让臣妾送来也可。凝眉看着他心里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皇上要喝。

丫头有话要和朕说?

埋下头去。终于抬眼看了继而急促的喝了杯茶水。

帝王家的子孙都是如此忙碌。没有。起身帮他研磨。

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眸子,身不由己!一手握住她手。突然萌生了想法。

蘸着墨水在脸上画着,手不自觉的夺过他手里的笔。看着他诧异的眼光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看着她花容失色的脸颊笑了画的倒有几分形似朕。起身拔出腰间的佩剑。

笑着看着她不语,锋利的剑映射出他脸上的涂鸦。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若无其事的批折子。

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威严的君王么?几分形似?看了眼他脸上的乌龟。

皇上—臣妾一时兴起。

老四留下,朕将老四遣送出宫你怨朕吧—一个男人是不会允许其他男人觊觎自己的女人。总有一天要为了丢了性命!

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只是习惯了三宫六院的习惯身边不停地换女人,原来如此…诧异的抬头对上他目光。以为。却不知道他对她动了真感情。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了权利就等于失去了一切。何况是若璟呢。生于帝王家,皇上。含着金汤匙出生,如今沦

<<上一篇  才感觉到出了一身的  >>

<<下一篇  对阁下的人使了个眼色疾速拜别  >>